徐克版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座山雕,禿頭、鷹鼻、兩眼無光,不僅樣貌怪異,還萌萌噠,他有個口頭禪,叫做“我只說一個字”,可他說的這“一個字”,都不是一個字,而是好幾個字、好多個字。到了最後,威虎山被“智取”,座山雕跌下懸崖之際,還不忘對楊子榮念叨一句:我只說一個字——啥都不說了。真是個“萌爺”,死了也要萌。
  “老姦巨猾”、“陰險狡詐”的座山雕為何也萌萌噠?這事兒不奇怪,是徐克“老怪”讓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反派走了“蠢萌”路線——因為蠢,所以萌;因為萌,看上去又不太蠢。畢竟,現代觀眾從影視劇中閱盡姦人無數,如果還讓座山雕走“姦詐”路線,以姦詐來“征服”觀眾,難度太大,而且座山雕“魔高一丈”,楊子榮就得“道高一丈二”——這樣的鬥智,怕是過於燒腦,還不如走時尚而簡單的“蠢萌”路線,讓反派透著那麼可樂,用另類接地氣博觀眾一笑,電影也事半功倍賀了歲、掙了錢。這是徐克商業電影的高明。
  對於座山雕和“八大金剛”,自然可以避實就虛、可以“討巧”,但對紅色經典人物——“戲膽”楊子榮,就不能那麼天馬行空了,對此,影片也拿捏得恰到好處。
  徐克版《智取威虎山》之前,楊子榮的形象經歷過“冰火兩重天”。革命樣板戲和老電影中的楊子榮,彰顯的是革命英雄的共性:高大上、臉譜化、缺少普通人的情感;到了2004年,電視劇版的《林海雪原》則走向另一個極端,劇中的楊子榮不但油嘴滑舌,還為情所困——他被“強加”了個初戀情人叫槐花,後來槐花成了土匪“老北風”的老婆,楊子榮剿匪也成了“為愛情而戰”——純屬“戲說”,社會反響很壞。
  徐克版《智取威虎山》里,楊子榮見人說人話、見鬼說鬼話,看上去比少劍波等人複雜,但他在土匪窩子里一身正氣,與那些“歪瓜裂棗”有著明顯區別。另外,片中楊子榮雖幫小栓子找到了娘——被座山雕霸占的馬青蓮,但與馬青蓮並無情感糾葛。徐克版楊子榮,有革命豪情又不失普通人情懷,沒拔高人物,也不糟蹋經典。這樣的楊子榮不但座山雕挑不出毛病,觀眾也容易接受。
  “智取威虎山”作為特殊題材,最難的當屬如何重塑楊子榮和座山雕的形象,而這一問題解決之後,徐老怪就再無羈絆,“策馬揚鞭”直奔好萊塢大片式的夢幻和奇觀去了——
  不但“打虎上山”一場戲拍得驚險刺激、別具一格,“夾皮溝大戰”和“攻打威虎山”兩場戰爭戲也不比好萊塢遜色,尤其是“攻打威虎山”,簡直還帶有災難大片的影子:203小分隊的三十來個戰士,楞是把千餘土匪的威虎山炸了個地覆天翻,那一刻,開著坦克的少劍波,儼然就是年輕史泰龍和年輕湯姆·克魯斯的合體,滿眼都是個人英雄氣概的酷與帥。
  《智取威虎山》上映後票房不錯,固然與這一傳奇故事在民間的影響力有關,更在於徐克把它拍成了好玩好看的賀歲片,而且徐克也沒把寶壓在“樣板戲”的觀眾身上,而是用韓庚、林更新、佟麗婭、陳曉等一幫新生代男神女神,用好萊塢式的大片範兒,吸引了年輕的主流觀眾。
  近年來,內地的一些導演在藝術和商業之間搖擺,總想做出驚駭世俗的傳世之作,卻每每摔個灰頭土臉。倒是“港片北上”的徐克,腳踏實地,一心不二用,用《狄仁傑》系列、《龍門飛甲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等,鞏固著國產商業片的陣營,縮小著與好萊塢的差距,也讓自己在“香港電影新浪潮”和“新武俠電影”之後,迎來又一春。
  文/史興慶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《智取威虎山》,座山雕為何萌萌噠?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師

gj23gjte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