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 彭紅丹 周輝霞 實習生 符雅梅
  “為什麼這一次又不是湘繡?”
 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初訪韓,將一座繡有木槿花的玻璃工藝品作為國禮,贈送給韓國女總統樸槿惠。看著那朵繡得燦爛無比的木槿花,沙坪湘繡繡莊的老闆們自問,“為什麼這一次又不是湘繡?”因為“只有傳統,沒有品牌”,這是一位上市公司董事的直接回答,他所在企業生產經營的是床上用品,對於湘繡的評價,八個字可謂一針見血。
  中國的國家領導人外出贈送國禮,有很多次都是繡品,看得出這是中國禮品中上乘的好東西。飛針走線,如游龍戲水,似驚鴻疾飛,人物動物,可栩栩如生,獨到的蓬毛針法,在平面上形成立體的效果,湘繡位列中國四大名繡之一,被喻為布匹上的舞蹈。源起沙坪,興於楚地,而高潮迭起應該是清代。而今,隨著現代工業的崛起、消費大環境的驟變,湘繡面臨受眾減少、後繼乏人、特色退化等問題,在全國繡品市場中,其年產值不及蘇繡的十分之一。
  “沙坪湘繡”成功獲得國家地理標誌產品保護,開福區沙坪鎮已匯聚多家湘繡企業,我們在此採訪,聽得最多的是“創新”二字。可是,對於如何創新,絕大部分湘繡大師或者老闆均露出幾許無奈神色。
  A 這幅精品價值多少?答案是不知道
  藝術創新:用“高上大”敲開主流高端市場的門
  《富春山居圖》湘繡合璧捲,是“天利湘繡”負責人毛勇臻最得意的作品。這位在湘繡行業拼搏了20年的企業主,在沙坪湘繡廣場的顯眼處,建了一座私人博物館——湖南沙坪湘繡博物館。館藏珍品千餘件,“合璧捲”放在博物館三樓的中心位置。
  合璧捲長13米、寬50釐米,是以《富春山居圖》複製品為樣本,由30多名高級繡工,用了十個多月,一針一線繡出來。米白色的布帛上,深深淺淺的灰,勾畫出天地的開闊、山的險峻、詩詞的飄逸,充滿了山水寫意的雅韻。
  這絕對是件高端、大氣、上檔次的作品!因《富春山居圖》原稿分別被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和臺北故宮博物院,至今尚未合璧,而在繡品上將此完整捲呈現,意義非凡。這一幅作品還有個“雙胞胎”,早已被國家博物館作為藏品收藏,是唯一被國博收藏的湘繡作品,其藝術價值可見一斑。
  對於更多的參觀者來說,更願意用金錢來衡量一幅作品的價值。“這個《富春山居圖》湘繡合璧捲值多少錢啊?上過拍賣會嗎?能保存多少年呢?升值空間在哪裡?”對於這些問題,毛勇臻思索半天,說一時難以用具體的金錢來估量這幅作品的價值。
  在市場經濟的今天,空談什麼無價之寶顯得似乎高雅過了頭,而藝術的價值,最好還是通過市場來檢驗並評估的。
  湘繡有太多的大師,也有太多的精品,雙面繡也好,立體繡也罷,拿什麼來證明一幅作品是“高帥富”,而非“矮銼窮”?
  “上拍賣、搞收藏,才能提升湘繡的市場價值;走大眾化的市場,湘繡是沒有辦法提升的。我們要搭平臺,培養品牌,讓消費者瞭解到,喔,湘繡還有這麼高端的東西。”再紅湘繡負責人江再紅的觀點有代表性。
  資料顯示,在國際市場上,蘇繡占了80%,湘繡僅占5%;在國內市場,蘇繡占了75%,湘繡只占20%。特別是高端市場,蘇繡占了近9成份額,包括大英博物館等世界知名博物館,也都收藏了蘇繡作品。如果自問為什麼國禮不選湘繡,這應該就是主要原因吧。
  從中國刺繡行業協會對國內各大藝術品拍賣行10年來拍賣紀錄的統計,自2001年6月到2011年6月,蘇繡總計上拍作品98件;湘繡為49件。在價格上,2008年蘇繡平均拍賣成交價為6萬元/件,2010年達到13萬元/件,翻了一番,而湘繡的成交價則出現不同程度的回落。
  回顧湘繡的發展史,在清代,正是由於湘繡走與藝術結合的路子,將諸多精美的畫作通過繡的形式轉換而立體呈現,高懸於名人雅士之堂,才使得湘繡技法得到了史上最大提升,名聲得以遠揚。如果沒有價值連城的好東西,品牌從何而來?地位又從何而來?
  湖南沙坪湘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、長沙市湘繡協會會長肖友義認為,作為畫繡結合的藝術品,消費者要認識到,高端精品湘繡不再只是一件商品,而是可以增值的藝術品。
  一幅價值一百萬的繡品,可以保存一百年,升值空間有幾十倍,這種市場,決不可小視,它遠比賣出千件旗袍強。
  B 橘子洲的青年毛澤東雕像,好題材居然繡出多個版本,互相爛價
  產品創新:與文化旅游相結合,做好湖湘偉人文化的湘繡包裝
  橘子洲的青年毛澤東雕像,本是極具長沙特色的藝術品,複製到繡品上,配上精美畫框,是禮品中的好題材。可是,就是這樣一個好題材,居然家家都來做、家家做不精,連版本都出現了不一的笑話。這種把產品“做到爛”的搞法,成為湘繡的典型案例。
  湘繡創新研發中心主任、湖南師大教授孫舜堯痛心地說,湘繡在表現這一特色產品上,根本沒有統一的標準,加上各企業製作水平參差不齊,不僅造成粗製濫造,甚至在價格上也形成了不良競爭,最終把產品做“爛”了。
  湘繡創新的另一條路子,是與文化產業、旅游產業相結合,做好湖湘偉人文化的湘繡包裝,不論是韶山、岳麓山、橘子洲還是毛主席像,很多的題材,如果通過量身定製的手法,創作一批具有典型性的作品,統一標準,統一價格,批量生產,並與景區及旅行社形成利益合作關係,是不難敲開市場大門的,遺憾的是,我們採訪中未能找到這樣的典型案例。
  沙坪的湘繡企業有近60家,其中年產值超500萬元的規模企業有13家,從業人員達到一萬多人,年銷售額達到3億元,占到全省湘繡市場份額的七成以上。湖南其他湘繡產地零散分佈在長沙縣、望城區和瀏陽市等地。
  牌樓、飛檐、太師椅,沙坪小鎮的仿古調調,與湘繡的氣質很相宜。而老闆們聚在一起聊湘繡,忍不住吐槽今年生意是如何大不如前。金球湘繡的負責人黃笛說,受宏觀政策大環境的影響,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就基本上難得接到政府的禮品訂單了。而以前的銷售收入中,禮品訂單占到七成左右。
  湘繡協會的肖友義一再提醒,正因為現在困難重重,沙坪企業要防止惡性的同質化競爭。肖友義聊起陪賓客參觀的感受:在第一家看到的是動物畫像、人物肖像和生活繡片,到第二家看到的還是這些,到第三家時,很多人就沒有興趣繼續參觀了。
  面臨嚴峻的市場格局,企業家們也意識到,湘繡企業需要求同存異,抱團發展,降低內耗,增加競爭力。而抱團的第一步,是對外統一品牌標識。在6月底,長沙市質監局開福分局成功地將湘繡(沙坪產區)地理標誌產品更名為“沙坪湘繡”。開福區將以此為契機,將沙坪湘繡的地標保護、示範區建設和沙坪城鄉一體化建設有機結合,“沙坪湘繡”將有望成為統一的品牌標識。
  “關鍵是抱團之後,如何形成差異化競爭。”孫舜堯認為,嘗試依托湖南廣泛的旅游資源,由各個企業與不同景區進行旅游產品的深度開發,不失為一種很好的創新思路。以韶山為例,湘繡企業可以與韶山景區進行協商,將與韶山有關、與毛澤東有關的所有旅游產品用湘繡來包裝,放到韶山出售,從而形成一個最有特色、最能體現企業文化的拳頭產品,在專業程度上做深、做精,把差異化做到極致。
  沙坪小鎮建好後,將建一條秀坊街,以湘繡為主題,重點引進大師工作室,配套湖南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項目和湖湘最有特色的湘繡文化酒店,以及湘繡最高端藝術品的展示中心,開展展示和拍賣活動;通過藝術村的建設,把畫家藝術家引進來,進行藝術深加工。沙坪小鎮還將著手延長湘繡產業鏈,從種桑養蠶開始做桑蠶農業。
  C 設計創新:進入民品市場,湘繡需要更時尚更有設計感
  也有送上門的生意,但是企業卻接不了。
  就在上個月,伊飛湘繡的彭建老闆接待了一客戶。客戶表示,要訂做40件旗袍,每件旗袍得量身定製,花色也各不一樣。彭建回覆:別說他家,整個沙坪鎮的任何一家企業,在接這個單時,都只能提供三個尺碼、三種花色。
  最關鍵的是,雙方的價格無法談攏,因為客戶只出價600元/件。而沙坪一幅50×80釐米的肖像刺繡的開價是兩三萬元。“這個價格,連繡工的工錢都付不起。這樣的單根本就接不起。”彭建說。
  純手工,慢針線,一針一線均體現價值,現在繡工稀缺,越來越多的農家女外出打工,從小在家跟著母親刺繡的少了,能夠靜得下心來學習刺繡的更少,用這一手藝賺錢,不僅需要蘭心蕙質,而且需要幾分藝術素養。
  市場需要有湘繡特質,但價格更實惠,而且出品效率更高的產品。而湘繡大師和湘繡企業家看來,湘繡的特點是以針代筆、以線暈色,通過70多種針法,將不同物色、不同部位的自然紋理,形象逼真地表現出來,手工製作是湘繡的靈魂。手工製作的成本與消費者的支付能力,成為了產與銷的矛盾,制約了湘繡的批量化生產。
  而在工藝禮品訂單缺位,企業向民品要市場的過程中,提供什麼樣的產品,才是價廉物美的,能迎合消費者,是湘繡企業當下的困惑。
  湖南一家床上用品公司的負責人直言:繡品與床品是朋友,但他們沒有選擇手工湘繡,而是用韓國最好的機器來繡花。“工業化生產速度快,一朵花,人工繡也許要三天,多頭機繡幾分鐘就完成了。”該負責人坦言,湘繡始終定位於用絲線還原一幅畫的傳統角色里,局囿於針法研究、色彩與線材的變化等技法、技巧里,而忽視了消費者需要更時尚、更有設計感的產品。
  對於湘繡的創新,孫舜堯的觀點同樣是:要用設計理念來主導湘繡產業的發展,用時尚包裝來占領市場,把湘繡穿在身上、蓋在床上、披在肩上、提在手上,實現基礎湘繡用品的批量化生產,湘繡產業也將得到飛速發展。
     (原標題:湘繡創新路漫漫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師

gj23gjte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