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占中”不獲香港市民認同。   (資料圖片)
  7月6日,有香港反對派議員表示,如果全國人大常委會“提出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”,“占中”一觸即發。確定最快本月、最遲8月會“占中”,且“占中”不會僅發生一次。“占領中環”發起人陳健民及朱耀明隨後亦回應稱,不排除8月提前發動“占中”。而之前,還有反對派議員攻擊“香港問題白皮書”,並聲稱將發起反對派議員“辭職公投”。
  6日,“愛港之聲”的民眾走上街頭收集市民簽名,反對政治暴力、反對以“占中”等違法方式脅迫政府妥協。亦有香港網民稱,“占中”行動自發起以來已有一年多時間,搞得香港雞犬不寧,如果繼續聽任其肆意妄為,香港優勢將會被“占中惡勢力”搞垮。
  事實上,即便是在反對派內部,對於“占中”也存在爭議,而對於“辭職公投”更是應者寥寥。反對派中又有人激進放話,其實是為了捆綁整個陣營。“保普選反占中大聯盟”發言人、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隨後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,“占中”手法惡劣,令普選路更加難行,反對派不但威脅不了任何人,反而“只會逼死自己”,暴露自己破壞普選的本質。
  為反對而反對的“占中”
  在“占中”的問題上,“真普選”是香港激進反對派給自己披上道德的外衣,端出了包含“公民提名”的方案,並且聲稱極具民意基礎。
  為了證明這一點,近日,反對派委托香港民調機構進行了一次民意調查,然而,調查的結果卻顯示,近七成半受訪者對於“占領中環”提出的三個包含“公民提名”的方案,“三個方案都不支持”。亦有近七成受訪者表示,對方案“一個都不知道”。如此結果,極其諷刺。
  政改問題,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一直廣開言路,希望凝聚共識。6日,再提“占中”,反對派議員表示,預計港府將在本月就政改咨詢結果發表報告,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將於下月就政改做決定,因此定下“最快本月、最遲8月會占中”。
  對此,香港嶺南大學香港與華南歷史研究部主任劉智鵬指出,香港擁有世界上少有的完備的法治系統,根本不存在發動公民抗命的訴求理由及環境。“占中”發起人包括法律學者,卻仍要衝擊香港運作良好的法治,“實在難以理解”。
  更重要的是,商討結果還沒有出來,反對派怎麼就已經定下了“占中”的基調呢?一路看來,反對派執意“占中”,翻新的只有反對的手段,把政改商討拖向為反對而反對的泥沼。
  裹挾民意拖累民生
  8日發佈的兩岸四地消費信心指數顯示,香港成為兩岸四地之中消費者信心最低的地區。有參與學者指出,“占中”是干擾香港消費者信心的非經濟因素。
  7日,匯豐銀行發表季度環球證券研究報告,憂慮“占中”將令到香港與內地的關係惡化,或會損害香港經濟,並因此將港股評級由“中性”下調至“減持”。
  立法會金融服務界功能界別議員張華峰表示,現時反對派每天都高喊“占中”、衝擊政府等口號,又拒絕以理性的方式,坐下來解決政改問題,外國投資者看在眼裡,自然擔心香港社會是否穩定,對香港市場的興趣“減低”。若海外資金一旦因為“占中”而對香港市場卻步,甚至轉移到其他市場的話,對本港的金融市場肯定帶來很大的打擊。
  “中環”形同香港心臟,以股市為例,股市交易只要延遲1小時,就會讓香港損失100億元的成交額。許多在港國際金融機構對此表示擔憂。此前,澳新銀行、美銀美林都相繼發表報告,指“占中”將對香港經濟帶來負面影響。
  “占中”危害已經顯現
  7日,“占中”發起人朱耀明再次說,一旦人大訂出的政改框架遠離“國際標準”,出現篩選的情況,就“占中”。“愛國愛港”不符合“國際標準”?不能保證反對派入閘的就是篩選?越來越多的民眾看到,反對派口中的“真普選”是多麼的矛盾和混亂。
  “電子公投”、“七一游行”、“預演占中”,反對派以越來越激進的手段騎劫民意,禍亂香港。“占中”的危害已經顯現。香港行政會議成員、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錶示,自命民主鬥士的人以“占中”脅迫中央;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不停拉布,漠視對香港經濟造成的代價;激進分子史無前例地衝擊立法會大樓,有些甚至持有攻擊性武器。什麼讓香港變成了粗暴之城?
 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7日表示,中央立場已講得相當清楚,《“一國兩制”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》白皮書也進一步闡述,特首普選不能影響國家安全、主權及發展利益。反對派的任何激進行動,包括“占中”,都不能改變中央立場。
  激進反對派提“占中”,要以大規模拿經濟民生做籌碼滿足政治私欲,哪個港人會做冤大頭?甚至反對派內部都有人直言,“占中”若走向暴力,政改前景無得救,香港會輸得更慘。
(編輯:SN117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師

gj23gjte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